追蹤
淡水心.滬尾情
關於部落格
淡水社大第二期導覽解說培力班
  • 1668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倫敦橋!查里士橋!淡江大橋!

不像一般的深度旅遊,旅者可以透過緩慢的的行程安排與節奏,深層地感受某些近似的文化形貌。我只能在短暫的時間內,浮光掠影般的直接感受,在人類文明史上,曾經留下不同印記的羅馬、布拉格、華沙與倫敦等都會現況。


羅馬是一座可以光靠祖宗留下的古老遺產,而悠然過活的都市。不用做太多的廣告,就有一批批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,自然而然的湧入、感受、消費,並樂以與世人分享


4日午后抵羅馬逹文西機場,在外交部駐外人員協助安排下,緊湊地選定幾座羅馬的象徵性地標如羅馬競技場等,順利地完成四場訪問錄影作業。晚上,就在飯店裡趕剪當天的訪問影音資料,直到凌晨完成,並燒成光碟。

5日清晨,外交部同仁到飯店接送機場,我們也同時交出DVD,並請台灣駐羅馬的外交人員,盡快協助將義大利訪問稿譯成中文,電郵回台灣,以供參用。往後的工作流程大致都循著這個模式進行。午后抵捷克布拉格,但托運行李未隨機跟上。在機場報案遺失行李後,出關,也不知誰會來接機,有點茫然。


與外交部派來的一等秘書見面,並確認不致影響後續拍攝任務後,心神稍定。在趕往第一場訪問途中,先以麥當勞得來速漢堡充饑,並選定布拉格15世紀留下的第一家pub附近的老市政建築為背景,順利開工。第二場選在中世紀的修道院,到處可見斑駁壁畫與大片彩繪玻璃的老建築裡,邀請捷克智庫的年輕學者接受錄影採訪。智庫選定古老的修道院為他們做研究的地方,一切看似自然而然,又與現代生活結合的天衣無縫。


第三場是參加布拉格老城廣場上的活動,布拉格市民集結表逹他們反對中國大陸政府,一邊戕害人權又一頭狂辦奧運的舉措。四週遍佈古蹟的廣場,開放給市民表逹心聲,勇敢地向世人陳述他們的價值觀,以及普世的人道關懷,真美!


布拉格,她真的是一個內、外兼具美感的都市,完全感受不到刻意的作為,一切就那麼自然的生活了下來。這些先民留下的建築,又與當代布拉格人的生活如此的貼近,我只能讚嘆。當晚安排住進布拉格的別墅民宿,對布拉格人的深厚人文素養,印象更加深刻...。


6日晨,斜風細雨,微寒,院子的花枝與樹葉,時而靜謐,時而隨風飄搖,這是一種最容易勾起想念之情的天候。630分民宿主人為我們準備了精緻早餐,7時外交部秘書親自開車接送機場,趕往下一個苦難的國度波蘭。


華沙座落於東西歐之間,屬於西歐德國納粹的希特勒,曾經在1944年的華沙民眾抗暴行動中,株殺至少20萬華沙人,活口則送進集中營裡。希特勒並下令燬掉整個華沙。二次大戰之後,簽署了華沙公約,波蘭在民主與共產壁壘分明的東西冷戰局勢中,落入了蘇聯大哥的手中。1955年,樓高近230公尺42層宏偉建築史逹林大樓在市中心落成,這是蘇聯頭子史逹林送給華沙居民的見面禮,但波蘭人民從此被擁入共黨的懷中,失去了歡顏。


失去笑容的華沙人,是我對華沙的最深刻印象。近十年來,民主開放並逐漸向西歐靠攏的波蘭,已將史逹林大樓改名為文化科學宮,政府除積極引進西方現代文明,也不忘本的逐一重建、恢復波蘭人昔日的文化光彩。


被有點神密兮兮的外交部組長接走後,我們先到位於文化科學宮對街的西式Marriott飯店辦理登住,隨後趕往波蘭國會旁的希爾頓飯店等候,等待捷克國會中主張解散國會的議員們,他們最後是否能順利通過表決。當天分別於下午三時與五時許,邀約二位國會議員撥冗各約15分鐘接受錄影,背景選擇全白的國會圓拱建築,以及華沙抗暴紀念碑。


華沙人總是在念舊與現代化的掙扎中往前邁進,14世紀時蓋的歌德式皇堡(Royal Castle),幾經政權更易,堡塌堡起,面貌也數度轉型,但華沙人始終認定那兒就是波蘭這個國家的中心。二次世界大戰中遭焚燬的皇堡,1974年才重建完成,但她依舊是華沙人心目中的最愛之一。

華沙近郊的作曲家蕭邦出生地及蕭邦公園,每年59月,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樂迷,共同分享一場場音樂盛宴。7日早上前往機場途中,曾短暫靜坐公園中,片刻享受玫瑰園雕像週遭的寧靜與適意。


7日中午飛倫敦,在維多利亞中心的維多利亞車站附近,進住古老而簡陋的民宿。傍晩,利用參加台商每季擧辦的晚宴前,到車站附近尋找大英帝國鼎盛時期遺留下來的維多利亜痕跡,還真的是處處可見,有維多利亞劇院、餐館等等。
晩宴後,同事回住處剪輯當晩演講錄影帶,我則應新聞局與金管會朋友邀請,到住處附近的社區酒館裡閒聊,同時安排8日早上的倫敦重要地景拍攝,以及下午的重頭戲入聯遊泰晤士河活動。


倫敦,因為有泰晤士河而逐步成為偉大的城市,布拉格則因為有Vltava河上的查里士橋,以及河畔山陵上錯落有緻的層層建築而美麗動人,羅馬與華沙也都有條曲彎的大河流過,孕育了那片大地市容與子民。


淡水前有大河與大海,後有山林,理應也有成為山河海城市的本錢,但淡水人有倫敦人的遠見嗎?我們有布拉格人的人文素養與價值堅持嗎?我們有羅馬人累積的豐厚本錢嗎?有華沙人倒了再爬起來的勇氣嗎?如果都没有,我們到底還有什麼?


淡水第一公墓是否只能改建成停車場?没聽過以淡水文史工作者自居的領導們領頭呼籲;而淡江大橋的是否興建?也只聽到不少坐擁發言權的人,不斷地傳出淡江大橋將來在幾分鐘內會有多少砂石車通過的訊息...。


難到淡水人不能也没有權利期待或知道,未來的停車場會是什麼樣子,對淡水人可能會造成如何深遠的影响嗎?未來的淡江大橋呢?



難道淡水人與八里人不能期待,我們的大家的淡水河口,將來會有一座像英國的倫敦鐵橋、像布拉格的查理士橋,或像紐約市的布魯克林橋般,散發出人文與歷史遠見的大橋;如果沒有,做夢期待一座像舊金山灣上的金山大橋也可以,不是嗎?


只要它能讓大河兩岸的子民百看不厭,只要它能讓兩岸的觀光客流連忘返,只要它能為攝影師或藝術家們提供源源不絶的創作靈感,只要它能讓塔飛機回台灣的台灣子民,從空中鳥瞰時,有回家的感覺,只要它能讓飛臨台灣的外國人,驚訝的讚嘆問道『那條在波光中閃耀的跨河大橋是』,就夠了!


如果只為了決解砂石車問題,如果只為了疏解交通流量,淡江大橋不可能成為台灣人的驕傲。如果是為台灣這片土地與世代子孫著想,相信台灣要創造出一拱眾所期待的彩虹般跨河大橋,不是不可能的。


淡水人還會做夢嗎?以文化鎮長自許者,除了不斷地在寄發給百姓的『金色淡水』中自言自語外,期待您能帶著淡水鎮民勇敢的表逹心聲,一齊做夢。 


遺落在羅馬與布拉格之間的行李,至今仍下落不明,但我的心已落地安頓台灣淡水...!
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